Activity

  • Dickerson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, 2 weeks ago

    「這不應該啊,這傢伙才死了沒多久啊。」明旭暗暗想著,「難道是?」

    有所猜測的他拿劍又重新在豺狼人屍體上劃開幾道新口子,只見口子里根本沒有血水,只有凝固了的血塊,明旭「噝」得倒吸一口涼氣,徹底肯定了豺狼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所殺,而是被魔法凍結了全身的血液而死。

    一邊的木頭看到了明旭的舉動,他走過來蹲下身看了看地上的屍體,對明旭說道:「這就是魔法的力量,多少人夢寐以求想要得到它,可惜只有少數的幸運兒才有這個機緣。」

    「這種力量還好不是人人都能擁有,否則就太可怕了。」明旭感嘆道。

    「這也不盡然,大部分魔法只要施法者沒有害人的心,那就是安全的。」木頭搖頭道。

    「你說的對,不過就沒有脫離掌控的魔法嗎?」明旭若有所思道。

    「當然有。」木頭回憶著,「傳說中,我們精靈一族就是因為過分追求魔法的力量而導致災難的降臨,整個種族被分裂成很多分支,至此由盛轉衰。」

    明旭和木頭在聊天的同時,葑影和周鵬兩位盜賊藉助山石和樹木的陰影一路潛行,已然來到了山脈深處。

    「在這裡休息一下吧。」此刻的兩人正躲在一處茂密的樹叢中,周鵬掏出一本記事本,一邊飛快的在本子上寫著,一邊建議道。

    「好的。」葑影聞言答應道,「越往這邊走,豺狼人越密集,咱們已經遇上了幾群來著?」

    周鵬看了看本子,回答道:「到現在為止一共五群了,大概有二十餘只,該死的豺狼人,怎麼這麼多。」

    「看來湖濱鎮請那麼多傭兵前來清剿,不是沒有原因的。」葑影道。

    「如果這些豺狼人很容易清理,湖濱鎮的管理者怎麼會開出如此高的賞金。」周鵬淡淡道,「按照這個趨勢,再往裡面走豺狼人的密度會更高,僅僅靠咱們這些人肯定是打不下來的。」

    「肯定會有其他傭兵過來,我就不信沒人願意吃這塊餡餅。」葑影很肯定地說道,「咱們先回去吧,不管怎麼說,先將之前探明的那幾群清理掉再說!」

    「你說的對,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幣啊!」周鵬微笑著說道,「爭取多殺一些,回去我請你們喝酒!」

    「嘿嘿,那就先謝謝你了。」葑影也笑了起來,「話說你們團里的人都好強啊。」

    「那是,法師協會裡走出來的哪裡有什麼弱者,她們現在只是缺乏臨敵的經驗,等在外面闖蕩的時間久了,一個個都能成為恐怖的移動炮台!」周鵬感嘆道,「我入團以後才知道為什麼團長她要招收那些柔弱的小姑娘了,尤其是妮兒那丫頭,她的那招烈焰風暴簡直就是殺人放火的絕技啊。」

    「呃,那倒是的。」葑影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,不由得心有戚戚,自己只是被火焰的餘威掃到一下,頭髮就已經被燙掉了一些,如果猝不及防被敵人來這麼一下……

    「其實你們小隊也是很強的。」周鵬分析道,「平時難得見到的德魯伊和術士居然都有,還有明旭,他的聖光之力很純粹啊,只是現在不會有效地運用罷了。」

    「他有時也很苦惱,雖然他從來不說出來,但是我們心裡都明白,不知道該怎麼去幫助他。」葑影搖頭嘆息道。

    「知道我們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嗎?」周鵬笑著說道,「我和莫邪只要有空閑,都會去找差不多水準的人練手,時間長了實力自然會增加。」

    葑影聞言若有所思,周鵬拍拍他的肩,說道:「如果你們願意的話,歡迎你們加入我們傭兵團,當然,只要你們能通過團長的考核。好了,咱們先回去吧,他們應該等急了。」

    兩人順著來路又悄悄地返回了眾人身邊,周鵬將前方的情況大概講了一番,陳團長便毫不猶豫地指揮眾人繼續前進。

    有了兩位盜賊的事先偵查,大夥輕鬆繞開了大群的豺狼人聚居點,在略顯豪華的法師團面前,那些三三兩兩的豺狼人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,紛紛倒地斃命。

    就在眾人殺掉了幾批豺狼人再次休息時,進山的入口出現了另一隊人馬,這群人一共十餘個,以戰士和盜賊居多,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,明顯不是一個團隊的人。

    「咱們接下來怎麼分工?」隊伍中一個頭領模樣的戰士傭兵問道。

    「還能怎麼辦,見到豺狼人就殺唄。」一個盜賊不在乎地說道。

    「那誰打頭陣?」先前那人又問道。

    「反正不是我們隊。」盜賊一攤手。

    「那也不是我們隊。」

    「我們也不打頭陣!」

    ……

    「那索性回去得了!」戰士傭兵惱怒道。

    「喂,這邊有豺狼人的屍體!」正當眾人吵做一團時,一個眼尖的盜賊發現了明旭他們殺死的豺狼人屍體。

    「不就是豺狼人屍體嘛,有什麼好驚訝的。」

    「就是,就是。」

    「白痴,這說明前面有人,而且人數應該不少!」一位有經驗的盜賊上前查看了一下屍體,嘲諷道。

    「那我們就跟過去看看,如果可以的話那就……嘿嘿嘿!」一個長相醜陋的傭兵獰笑道。

    「我奉勸你別打這個歪主意!」一個身穿長袍的男子也上前看了一下屍體,冷聲道。

    「為什麼?」醜陋男不甘心。

    「除非你願意被法師團當靶子!」長袍男子隨手一揮,一團火焰從他手上冒出,轉瞬又不見了。

    眾人中有人脫口而出:「火系中階法師!」
    劍起兮 「你是法師又如何!」醜陋男兀自嘴硬道,「你憑什麼那麼肯定前面有法師團的?」

    「哼,說你是白痴你還不承認。」男法師不屑地冷哼一聲。

    「你——」醜陋男大怒,一把抽出自己的武器便欲砍過來,卻被身邊的夥伴死死地攔住。

    「別衝動,這傢伙可是法師中最暴力的火焰系啊,你想被烤成人幹嗎?」醜陋男的夥伴倒是很冷靜,低聲勸解道。

    這時最先提議的戰士傭兵卻很是客氣地問向男法師:「那個,法師先生,請問你怎麼稱呼?」

    法師擺擺手,說道:「我只是一個在外修行的小法師,名字不說也罷,你是想問我為什麼說前面有法師團吧?」

    「呃……」戰士的心思被拆穿,略微有些尷尬,「好吧,我們都沒怎麼和法師交過手,你是如何判斷的?」

    「我本人就是一個火系法師,所以我對火系法術的痕迹非常敏感。」法師男指了指地面上大片的焦痕說道,「這些燒灼痕迹是由火系中階法術烈焰風暴造成的,一般法師們為了節省法力,對付單批敵人只會施放一個這樣的區域性大型魔法,而這裡卻出現了兩個烈焰風暴的痕迹,再加上周圍的屍體上有冰凍和奧術飛彈爆炸的痕迹,所以我推斷前方至少有五名以上的法師存在。」

    「那我們還是離他們遠點吧,赤脊山脈如此廣闊,我們有的是地方找豺狼人下手。」戰士傭兵有些后怕,他扭頭對著自己的同伴說道:「兄弟們,咱們走另一條路,其他人願意來的就跟我走。」說完便另尋了一個方向走去。

    原本屬於戰士一個小隊的人自然毫無異義,飛快地跟了上去,而剩餘的傭兵里卻是有一多半也跟著戰士走了,只剩下男法師和醜陋男的小隊幾人。

    法師也不說話,默默地注視了醜陋男一眼,也跟上了大部隊的步伐。

    醜陋男何嘗不知道法師那一眼裡的輕蔑之色,他臉色陰晴不定了許久,最後一咬牙:「MD,咱們也跟上,誰也別想吃獨食!」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「這獅鷲好是好,就是租金太貴,而且高空的風太大了,我差點被吹傻了!」陳子凌從獅鷲背上一躍而下,活動著酸麻的身體抱怨道。

    「暴風城到哨兵嶺的短途飛行而已,我可是託了關係才租借到認識這邊航線的獅鷲的,既然你不舒服,那回去的時候你自己走回去。」李太白淡淡地說道,一邊從寵物空間喚出了自己的愛寵影牙。

    陳子凌略有些羨慕地看著活蹦亂跳到處撒歡的影牙,說道:「你說寵物空間里是什麼樣的,看影牙的樣子絲毫不受外界的影響啊。」

    「影牙告訴我,裡面雖然能呼吸,但卻是一片漆黑,在裡面待著除了睡覺還是睡覺,它不想待在裡面。」李太白有些寵溺地看著四處跑動的影牙,「動物不會說謊,所以除非迫不得已,我是不會將它放在寵物空間的。」

    陳子凌聞言撇撇嘴,一邊向著外面走去一邊道:「好好,你說的都對,咱們快點去找到那個什麼伐木機,再拖下去我怕那個鬼精的侏儒又有什麼新花樣來拖欠工資了。」

    李太白掏出地圖,指著之前陳子凌圈出的一大片丘陵說道:「你確定伐木機一定會在那裡?」

    「呃,這個嘛,咱們去了不就知道了。」陳子凌打著哈哈道。

    「……」李太白很無語,不過他也知道,在目前沒有有效線索的情況下,去樹林看看確實是比較靠譜的方法之一,至少和伐木有關不是嗎?

    李太白朝著已經跑出去很遠的影牙打了個呼哨,不多時,影牙風一般的跑了回來,亦步亦趨地跟在主人身後,眼睛卻是巴巴地盯著主人腰間的袋子。

    陳子凌回頭看到這一幕,不禁問道:「你袋子里放的什麼啊,我都看見它盯了好久了。」

    「它愛吃的野豬肉!」李太白無奈地取出一塊血淋淋的肉來,一把拋給影牙道,「這個吃貨,鼻子靈著呢。」

    影牙興奮地張開大嘴,一口將肉咬住吞下,同時又意猶未盡地看向主人。

    「沒了!」李太白沒好氣地訓道。

    兩人一豹沿著地圖的指向走了許久,終於來到了一片長著樹木的丘陵地帶。

    「你聽到什麼聲音了嗎?」陳子凌隱隱約約地聽到了機器的轟鳴聲,但並不真切。

    「你猜的沒錯,就是這裡!」李太白有些興奮道,「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啊!」

    「那還等什麼,一路殺過去吧!」陳子凌摩拳擦掌道。

    「急什麼,讓我在來路上放置一些陷阱,這樣對方萬一有援兵來臨,這些陷阱好歹能起個警告作用。」李太白不等陳子凌同意便蹲在地上開始布設陷阱,野草堆,花叢里,甚至還挖坑埋了些炸藥在小路上。

    「你那破陷阱能有用嗎?」陳子凌嚴重懷疑道。

    「放心吧,絕對有效果。」

    兩人沿著小路繼續向著聲音的來源方向摸索過去,卻只發現一地的木頭樁子。

    「這哪裡有什麼守衛啊,你師傅不是說有一些初級雇傭兵存在嗎?」陳子凌看著眼前高大的地精伐木機轟鳴著在工作,有些疑惑道。

    「也許都去偷懶了?」李太白不確定地道。

    「不管他了,咱們直接上!」陳子凌猛地站起,衝鋒!

    「混蛋,你們居然敢偷襲偉大地精的發明!」伐木機上的操作工是一個矮小的地精,猝不及防之下,他和伐木機座駕同時被陳子凌的強力衝鋒撞得東倒西歪,差點被一顆正倒下的樹砸個正著!

    「哈哈,你們破壞環境,工具全部沒收!」陳子凌開心地大聲道,手中武器狠狠的砍在了伐木機高大的機身上,擦出一溜火花。

    李太白也毫不猶豫地搭箭連射,隨著時間的流逝,伐木機本身沒什麼損傷,但是操作工卻吃不消了,他儘力地躲閃著飛來的箭矢,一邊拉響了伐木機上的汽笛。

    「嗚——」巨大的汽笛聲遠遠地擴散開來,響徹了整片樹林,更是震得陳子凌腦袋發暈,那地精見狀立即操縱伐木機後撤。

    「糟糕,有敵人過來了!」李太白向著四周張望了一下,已經有敵人的身影出沒於樹林間,尤其是來路方向,一群紅巾蒙面的敵人正飛快地接近著。

    「你的炸藥怎麼沒炸?」陳子凌懵了,「你們工程師都不靠譜!」 「少廢話,先把這群人幹掉再說!」李太白被戳到痛處,惱羞成怒之下將氣撒在了那群敵人身上,即然陷阱不好用,那就將他們一箭一箭射到死!

    「那伐木機怎麼辦?」陳子凌看著伐木機在幾名地精傭兵的護衛下快速後撤,不甘心地問道。

    「還能怎麼辦,敵人太多了,殺掉一些準備跑路!」李太白瞄準一個跑在最前的敵人,連射五箭,每一箭都精準無比地命中其身體,最後一箭更是正中咽喉,那倒霉鬼一下跪倒在地,雙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脖子,可殷紅的鮮血還是從他的指間噴涌而出,怎麼也止不住。

    另外三名和他一起趕來增援的同伴從他身邊跑過,眼神中或帶著憐憫,或某種兔死狐悲的悲壯,這時跑在最後的一人跑過好幾步后又停下,回頭看了看他,又折返了回來。

    他眼中光芒閃動,滿心以為同伴返回來是救助自己,不由得「嗬嗬」出聲,可是下一刻,他卻發現那人根本就沒打算救助自己,而是伸手抓向了自己丟在地上的武器!

    憤怒的他顧不上自己的傷勢,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衣襟,直欲噴火的雙眼狠狠地瞪視著這個卑劣的人。

    卑劣男被他盯得心裡有些發毛,一把抓起武器轉身就想走,卻沒注意到自己的衣襟被他死死地攥在手裡,一時竟沒能掙脫開,不由惡狠狠地罵道:「你又不是我殺的,趕緊去死吧!」說完一腳踹出,將他踢得仰面而倒。

    他本已是強弩之末,這下再也支撐不住,只能不甘地咽下了最後一口氣,死不瞑目。

    「我呸,真晦氣!」那人看了一眼自己衣襟上刺目的血手印,不禁大感晦氣,狠狠地對著屍體啐了一口。

    李太白在射死一人的同時,陳子凌也來到了李太白身邊,他全身鬥氣一陣流轉,舉劍迎向了已來到面前的三個蒙面大漢。

    「敢來找我們迪菲亞德麻煩,去死吧!」其中一名大漢囂張地吼道,手中一把長劍高舉過頭頂,然後猛地往下砍去。

    「我可不會死!」陳子凌一舉手中盾牌,格住了落下的長劍,「你今天沒吃飯嗎?就這點本事也想殺我!」說完也不等對方回話,右手短劍便筆直削向了敵人握劍的雙手。

    大漢見狀急忙撤劍格擋,「鐺」的一聲,兩劍相交,陳子凌穩穩地站在原地,而大漢卻連連後退了好幾步才被後面趕上的人扶住,手中長劍更是被砍出了一個大豁口。

    大漢抖了抖被震得酸麻的手,又滿臉肉疼地看了看長劍,惱怒無比道:「大夥一起上!」

    另兩人已經知道面前的敵人絕對不好對付,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去拚命時,李太白的箭又到了,這次雙方距離更近,箭矢剛離開弓弦便射中了大漢的胳膊,接著是第二箭、第三箭……

    大漢心中大駭,完全沒有了戰意,他也顧不上血流不止的箭傷了,將手中長劍一丟,轉身就朝來路跑去。一邊跑一邊還在喊:「你們兩個頂住,我去叫救兵!」

    「想跑?留下來吧!」李太白再次搭上一支羽箭,對準逃跑的大漢仔細瞄了瞄。

    「嗖」地一聲,利箭化作一道閃電瞬間命中了大漢背部,大漢踉蹌著又繼續衝出了好幾步,最後還是慢慢倒了下去。

    「就只剩下你們兩個了,誰先來受死?」陳子凌收回目光,冷笑著對剩下的兩個敵人說道。

    「我不想死啊!」目睹了兩名夥伴的死狀后,其中一人徹底奔潰了,絲毫不顧別人死活地調轉身奪路而逃。

    最後那人還在為自己撿到一把好武器而沾沾自喜呢,此刻回過神來才駭然發現,自己已然成了光桿司令,頓時嚇得他紅色面巾下的肌膚沒了絲毫血色,他毫不猶豫地一下跪倒在地,口中一個勁地討饒著:「別、別殺我,我不想死!」

    陳子凌正欲上去一劍將其砍殺,卻聽李太白急促地喊道:「別管這傢伙了,後面有地精傭兵追過來了!快走!」

    陳子凌聞言哪敢怠慢,急匆匆地和李太白一起順著來路往樹林外面趕,生怕身後突然出現一群地精傭兵將他們包圍住。

    至於陳子凌與李太白兩人為何遇見地精雇傭兵就不戰而逃,那是因為傭兵界的老人都知道的一件事:地精傭兵們不缺錢,他們的裝備大多很精良,而且他們極其擅長利用火槍等火器進行遠程攻擊,為了防止某些人黑吃黑,他們一般不會單槍匹馬地出現,而是成群結隊,那些想佔地精便宜的傭兵就是這樣一個個鎩羽而歸,甚至死在了當場,這才造成了地精雇傭兵的赫赫威名。

    不過地精傭兵也不是所有人都請得起的,這些綠皮尖耳的矮個子似乎只對金錢有著濃厚的興趣,若是僱主開不出一個令他們滿意的價格,休想請得動他們。

    追趕陳子凌和李太白的地精傭兵很快就來到了現場,其中一名隊長模樣的地精看了看周圍的屍體,又厭惡地看著還跪在地上的卑劣男,開口道:「你們真是群廢物,快說,敵人往哪跑了,時間就是金錢!」

    卑劣男畏畏縮縮地指了指陳子凌和李太白逃跑的方向,然後就不敢吭聲了,傳聞這些地精傭兵對敵人毫不手軟,比剛才放過自己一馬的兩位傭兵更為兇殘,他哪裡敢有所隱瞞。

    地精隊長取出一把做工精緻的火槍,然後惡狠狠地吩咐道:「快追,敢打我們僱主的主意,他們必須死!」

    看著地精們漸漸遠去的身影,卑劣男一下站起身來,恨恨地自言自語道:「一群綠皮畜牲,不就仗著自己有錢嘛,等老子有了錢——」

    話說到這,他一下注意到了地上的兩具屍體,不由得嘿嘿笑道:「這裡不就是現成的錢嗎,嘿嘿嘿嘿……」

    卑劣男頓時幹勁十足,也不顧屍體上滿布的血污,一具具地翻找起來。

    或許是他時來運轉,他在大劍漢子的屍體上翻出了十餘枚銀幣,又在最先死掉的那人身上翻找出了一枚金色的圖章,也不知道這死鬼是從哪弄來的。

    卑劣男興奮地將圖章翻來覆去看了好久,不過圖章表面磨損嚴重,除了勉強認出一個模糊的狼頭圖案,其他的再也分辨不出什麼了。

    正當他研究圖章的同時,地上那具早已死透了的屍體卻詭異地動了動,緊接著那雙瞳孔渙散圓睜著的眼睛里泛起了一絲綠芒。

    下一刻,屍體眼中綠芒大勝,整個上半身更是猛地坐起,張開嘴狠狠的咬在了卑劣男胳膊上!

    「啊——」 陳子凌與李太白不願和裝備精良的地精雇傭兵打架,便匆匆地向安全地帶撤退,路過最初設下陷阱的地方時,李太白執意要檢查一下自己的陷阱為何不起作用,陳子凌拗不過他,只得停下腳步等待。
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Sending

©2021 Psychologists one

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

Forgot your details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