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tivity

  • Vick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ago

    「修鍊講究的不僅是天賦,還有機緣,時機到了自然就成熟了。」

    冥希辰看出了凰冰的想法,娓娓道來。

    「據說迦莫學院有一座著名的星辰塔,你可以試試挑戰它,說不定會有很大的收穫。」

    【小劇場~~~~~~

    陌陌:小冥冥,聽說你最近很富有嘛~~

    冥冥:(傲嬌之色)嗯哼?

    陌陌:咳咳,你看,我養你們兩個多不容易啊

    冥冥冷傲地瞥了一眼:所以?

    陌陌假裝一本正經:哼,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還是我的,快上交!

    冥冥很鄙夷地看了看:我的都是冰兒的

    陌陌瞬間淚奔,躲在牆角畫圈圈:到底是不是親生的。是不是。娶了媳婦忘了娘。

    冥冥很霸氣地說:你也去娶啊

    陌陌:對方不想和你說話,並向你扔了一條single汪!】 「修鍊講究的不僅是天賦,還有機緣,時機到了自然就成熟了。」

    冥希辰看出了凰冰的想法,娓娓道來。

    「據說迦莫學院有一座著名的星辰塔,你可以試試挑戰它,說不定會有很大的收穫。「

    「星辰塔?」

    那是什麼,凰冰表示不解,雙眸亮晶晶的看著冥希辰。

    冥希辰非常享受凰冰的目光。

    「星辰塔是迦莫學院的開放試煉之地,雖然是開放,但卻是實力到達一定要求后通過申請才能獲得進入其中的名額的。所以,說是開放,其實基本沒有人去,因為星辰塔內危險重重,有實力去是第一方面,能或者才是最關鍵的。」

    凰冰抓住了一點,那就是需要申請名額。

    」申請名額在哪裡?「

    「院長和長老團。」冥希辰看著凰冰。

    「冰兒,你想去嗎?其實,有我在,你不用……「

    凰冰白了他一眼,打斷他的話,毫不猶豫地抬腳向三長老的住處走去。

    她想要變強,才可以保護自己在乎的人,而不是依靠別人。

    三長老的小院子里,身著青色衣衫的中年男人正在專註地看著書。

    在他的不遠處,一個同樣青衣的少年正提著水在梅花樁上來來去去。

    從一開始水桶里的水總是灑出來,到現在能在木樁上健步如飛,這需要多少的努力可想而知。

    青衣少年正是炎逸風,在當日測試結束后被三長老收入門下。

    凰冰眼中有些驚訝,這三長老還挺有一套。

    「老大!」遠遠地看見凰冰,炎逸風一激動手中的水桶啪得落在地上。

    三長老瞥了他一眼,臉上帶著莫名的微笑。「重新來。」

    「師父。」炎逸風臉色瞬間垮下來,求救似的看向凰冰。

    凰冰對他點點頭,炎逸風只好認命的重新來。

    三長老看著款款而來的凰冰,眼中毫不掩飾的驚訝和探究。

    三長老是夜家的人,所以對凰冰的事還是知道的,這個他從未見過的小侄女,今天終於見到本人了。

    不過,她是有什麼事嗎,他可不會認為她是來認親敘舊的。

    「我想進入星辰塔。」

    果然,凰冰不可能無緣無故來他這裡,原來是要進入星辰塔試煉。

    什麼,星辰塔?

    三長老一個激動跳起來,他沒聽錯吧,這小妮子是要去星辰塔?

    「你,你要去星辰塔?」三長老想要確定什麼。

    凰冰無奈地看著他,他的反應是不是太大了。

    「是,我要去星辰塔。」

    「你,你,你知道星辰塔有多危險嗎?」三長老氣得吹鬍子瞪眼。

    「院長不在,所以我來找你。」

    三長老感覺自己的眼睛和嘴巴都在抽搐,院長不在,所以來找他。

    所以,這小妮子是認為他一定會答應嗎。

    「我有一定要去的理由。」凰冰補充道。

    「一定要去嗎?」

    三長老還想勸她,她可是夜家的寶貝,萬一在那麼危險的地方受傷了怎麼辦。

    凰冰十分堅定地看著他。「一定要去。」

    三長老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。

    「進入星辰塔,必須整個長老團都同意才行,你既然執意要去,我也阻止不了。你和我來吧。」

    凰冰隨著三長老來到長老會議事的地方,不一會兒,收到消息的各位長老都紛紛趕來。

    「老三,什麼事這麼著急地把我們都叫過來?」

    大長老最後一個走進會議室,摸了摸鬍鬚。

    三長老見人都來了,也不耽擱。

    「她,你們都該認識的。」三長老指了指凰冰。

    「咦,是這個女娃娃啊。」

    大長老湊上前來,一張老臉在凰冰眼前放大。

    「就是測出紫品天賦的那個女娃娃,老頭我原本還想收為自己的徒弟,結果被院長那個老怪物給搶了去。」

    大長老對院長搶了他徒弟的事耿耿於懷,抱怨著。

    「不過,這和女娃娃有什麼關係啊?」大長老疑惑地看著老三。

    「嗯,是這樣的,她想要進入星辰塔。」

    「什麼?星辰塔!」大長老收起笑,變得嚴肅起來,其他幾位長老臉色也微微變著。

    「是的。我想要進入星辰塔。」凰冰緩緩道來。

    「不行不行。」

    大長老立即反對,星辰塔那麼危險,這女娃娃怎麼能去呢。

    雖然沒做成他的徒弟,但這麼可愛的女娃娃,他還是挺愛護的,怎麼能看著她出危險呢。

    「我必須要去。」凰冰看著大長老,很堅定。

    「不……「

    「大哥。」大長老剛要反駁,便被二長老打斷。「我倒是覺得可以去。」

    「這怎麼行?」大長老看著他吹鬍子瞪眼。

    二長老無視掉他的目光。「這星辰塔本來就是為了給學生們試煉用的,既然她提了出來,有何不可?」

    二長老的眼中劃過一抹流光。

    「可是,自從很多年前出事後,星辰塔就再也沒有開放過了啊。」

    五長老皺了皺眉,他來自顏家,顏夜兩家是姻親,他怎麼也得為著那丫頭的安全考慮。

    「出了事只能證明他們能力不夠,怪得了誰?試煉是自己提出來的,誰也攔不住。這星辰塔是時候該重新開放了。」

    四長老看了一眼二長老,徐徐道來。

   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,達成了什麼目的。

    「這,我還是覺得不妥。」大長老還在猶豫。

    「大哥,沒什麼好猶豫的,星辰塔最初被定為試煉之地,肯定是考慮過學生的安危了。有能力的人自然是不怕的,沒有能力的人進去就算出了事也是自食其果。危險又如何,它能真正激發出人的能力,倘若能通過星辰塔,定然能有一番大收穫。這,也是一個機緣啊。」

    二長老的眼中隱藏著薄涼與殘忍。

    哼,機緣嗎,也要有能力出來才行。

    他看向凰冰的眼神悄然流露出一絲殺意。

    凰冰自然是注意到了,不過,她還是想去星辰塔試煉一番。

    「既然是紫品天賦,實力定然也是不俗的,我看大哥你就沒必要擔心猶豫了。」四長老再次添油加火。

    「這……」大長老看著凰冰,一臉糾結。

    「非去不可?」這女娃娃沒得商量嗎?

    凰冰斂下眉,聲音很堅定。「非去不可。」

    她要變強。

    「唉。」大長老他了一口氣。

    「既然如此,兩天後為你開啟星辰塔,這兩天你就先修整修整吧。」

    罷了罷了,果然他們都老了,還是讓這些年輕人自己去闖蕩吧。 「唉。」大長老他了一口氣。

    「既然如此,兩天後為你開啟星辰塔,這兩天你就先修整修整吧。」

    罷了罷了,果然他們都老了,還是讓這些年輕人自己去闖蕩吧。

    文體之路 得到進入星辰塔的資格后,大長老三長老五長老叮囑了很久才放凰冰離開。

    「你就是夜凰冰?」

    清麗的女聲從身後傳來。

    凰冰蹙眉,轉過身。

    一黃衫女子身姿婀娜,亭亭玉立。

    杏眼黛眉,櫻唇瓊鼻,端得一個佳人的模樣。

    只是眼中的厲色為這模樣減了不少分。

    凰冰有些疑惑,這又是哪裡來的。

    「你是誰?」

    「你不認識我,可不代表我不認識你。」

    女子看著凰冰的眼神有著高傲。

    「說吧,雲歌被逐出院,雲笙被罰,這些都和你有關?」

    女子說話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,越來越多的人圍上來看熱鬧。

    凰冰藍眸稍稍眯起來,看來來者不善。

    「你不用回答我也知道。哼,那兩個蠢貨竟然算計不成反被算計,活該。不過,他們是我洛家的人,更是我洛雲彤的弟弟妹妹,怎麼能被你這個外人欺負。欺負我洛家人,你就要做好死的覺悟。」

    女子氣勢凜凜,並不管凰冰的反應,自己說自己的。

    凰冰卻是被她氣笑了。

    這裡的人都是這麼喜歡顛倒是非沒事找事嗎?

    雖然那句自己的人外人不能欺負她很贊同,但這並不表示她就願意莫名其妙背黑鍋啊。

    一個兩個都來找她的麻煩,還真是一家人啊。

    「你說你叫洛雲彤?」

    凰冰冷冷地看著那個高傲的女子,高傲是不錯的,可是高傲過度了,那就是自負。
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Sending

©2021 Psychologists one

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

Forgot your details?